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非原创)奴隶淫母

(非原创)奴隶淫母 - (非原创)奴隶淫母

奴隶淫母  

   一个酷寒的严冬下午,秋田镇上一栋看似豪华的住宅,在夕阳的衬托下,显得更是壮观耀眼,而在这栋豪华的住宅内的厨房里,传出了一阵阵切菜声,原本这傍晚时段家庭主妇正忙于烧煮晚餐并不稀奇,但正在豪宅的厨房内烹煮晚餐的竟是全身上下仅穿着一条厨巾的年青美艳少妇。

  这美艳少妇的身材比例相当完美,从厨巾侧边所看到的雪白乳房异常硕大但十分坚挺,而她的腰竟是相当细,宛如水蛇腰一般,而臀部也是非常浑圆硕大,看来弹性十足,总之这美艳的少妇是那种令普天下的男人一见到就会立即想到那件事的性感女人。

  然而,近乎赤裸的美艳少妇像是有些急迫的一边煮着晚餐一边看着挂在墙上的时钟,似乎如果没在短时间内煮完晚餐就会遭受到可怕的惩罚一般。

  「嗝……」此时客厅外的金属大门传来开启声,美艳少妇听到马上抛下正在烹煮的晚餐,面带些许惧意的急忙跑到客厅的大门口处。

  「啊……你回来了……健治……」想不到少妇匆忙跑去迎接的人竟是个大约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这实在是令人想不透呀?为何这名美艳少妇会如此不怕羞耻的仅全身穿着一条厨巾殷勤的迎接着这名少年?

  「嗯……你忘了吗?看到我回来要做些什幺……」一听少年这幺说,美艳少妇面带羞红,似是相当难为情,「唔……健治……能让我把门关上再……再做那个……好吗?」美艳少妇像是请求般的盼望少年能够答应她的要求。

  想不到少年粗暴的一把抓住少妇那微捲而艳红亮丽的长髮,大声说道:「你没有权力要求我……忘了吗?你是我的奴隶,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专门性奴隶……这些日子我调教你还调教得不够吗?快,快帮我口交!不然的话……嘿嘿……我就这样把你带到马路上,让路上的那些人看看你这个贵妇赤裸的模样,并让那些街上的色男人在大街上强姦你……相信会很好看的……嘿嘿……」美艳少妇一听,不禁花容失色:「不……不要……健治,我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万一被你爸爸知道的话……」「不想这样就快用你的嘴把我的鸡鸡好好的舔一舔,不然我会让你接受更严厉的处罚……」这时,少妇像是没得选择一般,在少年面前无奈地认命蹲了下去,并用手开始脱着少年的长裤。

  美艳少妇将眼前少年的长裤拉下,少妇马上就见到因兴奋而将内裤高高撑起的肉棒;少年长裤被脱下后,也马上用着埋在内裤下的粗硬肉棒去踫触着少妇的朱红鲜唇:「怎幺啦?快舔呀?这是你最喜欢的大鸡鸡呀!」少妇微瞇着双眼,开始以接近颤抖的细纤手指对着埋在内裤下的肉棒上下套弄着,渐渐地,少年的肉棒被少妇爱抚得愈来愈粗硬,几乎快将自己白色内裤给撑破。

  这时路上的行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少年将门「砰」的一声的关上,就将跪在地上的美艳少妇给拉去客厅,接着少年便径自坐躺在客厅那宽敞的沙发上,分开自己的大腿。少年的肉棒看来更是粗硬肥长,连成年男人也是少有这种雄伟的状态。

  少年以命令的口吻对着少妇说道:「今天我就先饶了你……还不快过来将我的鸡鸡含在你的嘴里……」美艳少妇见少年将门给带上,心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气:(呼……还好刚才我与健治的行为没被人看见……)少妇如蒙大赦一般快步走到少年的大腿间跪着,然后很熟练的将少年的内裤给脱了下来,而少年的肉棒就这样粗长挺硬的竖立在美艳少妇面前。

  一见到少年的肉棒,美艳少妇的眼神便有些不一样,由先前哀怨的眼神转变为慾求的眼神,而少年肉棒的淫味隐约的传到少妇的鼻中,竟让少妇的下体产生些许骚痒,甚至分秘出淫汁,并缓缓地流至少妇的大腿根;接着少妇不加思索的一把握住少年的粗长肉棒,用嘴开始含舔吃弄起来。

  「嗯……唔……滋……」淫糜的口交声充斥着整个豪宅客厅,少妇愈是用力吸弄着大肉棒,少年就愈是粗暴地玩弄搓捏着少妇那对迷人又肥大的奶子,不一会少年的肉棒已经被少妇吃弄得青筋勃现,龟头上的裂缝不停的流出透明汁液。

  而少妇见此,神情竟转为略带兴奋喜悦,更是卖力舔含吃弄着少年的肉棒,简直不像是被少年所强迫,而是少妇本身在需索着少年的粗大肉棒。

  此时少年被美艳少妇那极有技巧的口交弄得有些把持不住,险些精液冲破精关,于是一把将少妇推了开来。美艳少妇有些不捨,她对那少年的肉棒显然意犹味,竟想要持续吃含下去。

  「唔……够了,要留些体力,今天晚上还要跟你好好的玩玩。你去把晚餐端来客厅吧,我饿了……」少妇闻言大惊:「啊……对……对不起……健治……我……我还没将晚餐準备好……」少妇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般小声地说道。

  「什幺?我不是说过,每天晚上我回来之前,你都要把饭菜先弄好的吗?」少年生气的吼着少妇。

  「对不起……」少妇只敢小声地向着少年道歉。

  「我看不好好教训你不行了……」说完,少年就赏了少妇一巴掌,并隔着厨巾用力抓着美艳少妇那硕大柔嫩的乳房。

  「呀……啊……痛……痛啊……健治……你饶了我吧!」这时少年将少妇推倒在沙发上:「算了,知道痛就好,肚子快饿死了,你快去弄好晚餐吧,晚点再好好教训你,我先回房去了,你弄快点……听到没?!」「……我知道了……」接着少年将自己全身脱光后就带着书包上楼去了。少妇坐在沙发上抚着自己被掴红的脸颊及被捏痛的乳房,这时少妇下体竟略感兴奋骚痒,一股淫汁从阴道口中缓缓流向大腿根。

  「……怎会?!被健治这样的对待,我竟然还会兴奋,我真的是个变态的女人吗?不……不是的……对了,要赶快去把晚餐弄好,不然那孩子不晓得又要怎幺淩虐我了。」少妇想到此,连忙起身快步到厨房继绩烹煮晚餐。

  就在少妇忙于厨事之时,一双强而有力的手紧紧从少妇身后抱住她,一根粗而硬长的肉棒也紧紧贴在她背后赤裸的屁股沟。

  「嘶……真香……妈妈你的身体总是这幺的香、这幺有诱惑力,令我……令我无时不刻都想将我的大鸡鸡插进你那紧紧的屄儿里好好抽干一番……」妈妈?抱着少妇的少年竟叫美艳少妇作「妈妈」?!

  「啊……健治……让我煮好晚餐吧……你刚才不是也说饿了吗?待会等你吃饱了之后,我们再……」少妇话尚未说完,就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健治狠狠的又赏了一巴掌:「妈的!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贱女人,你是没有这个权力可以对我说不的……」健治说完,马上让少妇身体微微弯曲,接着就用双手粗暴地搓捏着少妇那对隔着厨巾的丰硕肥乳,健治的粗长肉棒也已塞进少妇的屁股沟内,与少妇的大腿根及阴唇、阴核磨蹭起来。

  「啊……哦……哦……」少妇虽然口头说不,但面对自己亲生儿子的强迫侵犯却是丝毫未有些许挣扎,等于已经默默同意了即将要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姦淫的事实,并且少妇竟脸色泛红发出微微呻吟声,像是在享受着儿子的暴力侵犯。

  此时少妇的下体早已淫水四溢,让自己儿子--健治的肉棒更能顺利的在自己的大腿根及嫩屄摩擦着。

  「啊……嗯……健治……健治……哦……」此时健治的大肉棒往上猛然一挺,经过少妇下体淫汁的润滑,很是顺利的就插进了自己亲生母亲的嫩屄内。

  「喔……好紧……真是舒服啊……啊……妈妈……美佐子…我爱你啊……」健治一边使劲用力抽插着自己亲生母亲的熟屄,一边如此说着。原来这个美艳少妇的名字叫「美佐子」。

  此时美佐子再也按捺不住亲生儿子在她体内勇猛的冲刺,渐渐地,美佐子开始配合起儿子健治的抽插活动,用力摇摆着自己那有如水蛇一般的小蛮腰,用着她那肥硕雪白的浑圆臀部迎合着亲生儿子对自己的乱伦姦淫,并且浪叫呻吟也逐渐大声起来。

  「哦……啊……唔……嗯……再……再大力点……哦……健治……我的好儿子……啊……」此时美佐子所表现出来的性交媚态,那股骚浪淫媚的模样,任谁看了也只能说是这对亲生母子是在相姦,而不是儿子用暴力强姦母亲。

  健治用着粗长肉棒插弄着自己亲生母亲——美佐子,由健治熟练的抽插动作及美佐子用力摇晃屁股配合着儿子抽插的骚态,可知这对母子已经乱伦相姦交媾有一段时间了,此时豪宅厨房内的母子早已忘却了所谓的伦理道德,尽情的投入交媾的快乐中。

  健治与美佐子这对母子这时已换成狗交的方式,美佐子趴跪在地上,任由儿子健治由后方侵入自己的嫩屄,然后主动转头与儿子健治激烈的接吻着;而健治也更是强猛的在亲生母亲--美佐子的屄内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抽插,并且将美佐子身上唯一的一条衣物—厨巾脱下,接着就用着双手搓捏揉弄着母亲美佐子的那对迷人又肥大柔软的乳房及粉红的乳蒂。

  此时的两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发情的公、母狗,彼此需求着对方,配合着对方,已达到人类最原始也是最大的快乐。

  不一会,健治逐渐地加快抽插着母亲美佐子,看来他快达到射精的极限,而美佐子更因为儿子这般兇猛地在自己体内抽插,同样也是快接近性高潮。

  「哦……啊……啊……嗯……哦……健治……嗯……妈妈也好爱健治……妈妈快要洩了……啊……」「喔……妈妈…我射在你的体内好不好……我要让你怀我的孩子…喔……」健治说完,更是加快着肉棒插干母亲美佐子肉屄的速度。

  「什……不……不可以,健治……今天你不能射在妈妈的里面……啊……妈妈……妈妈不能怀了你的孩子……哦……不行啊……」当健治如此说之时,美佐子的确很是惊恐,今天不是美佐子的生理安全日,如果儿子健治不戴保险套而射精在她体内,是很有可能因此怀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小孩,但不知是否快要洩身的缘故,想到自己即将有可能怀有自己亲生儿子的孩子,美佐子感到更大的肉体快感充斥着她的全身。

  「喔……妈妈……我……我射了……」这时美佐子也已达至高潮,秀眉紧蹙的她大声呻吟道:「啊……我洩……洩了……」一股温热的阴精自美佐子的嫩屄内不停地喷出。

  而健治并未真的在母亲美佐子的阴道内射精,反而是在射精的那一剎那间,将自己的肉棒由母亲的体内抽出,然后就拚命的往母亲美佐子那艳丽动人的脸孔上射精,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健治总共射了三道浓郁绸黏的精液到美佐子的艳脸,射得美佐子几乎整个脸颊都是黏糊糊的。

  「呼……」健治射完精后不禁躺坐在地板上喘息着,而美佐子还因为太过高潮,洩得太厉害,意识还停留在非常愉悦、舒服的洩身状态,整个人仍是像母狗交合一样的趴在地上。

  由后面看来,美佐子那还是大张的两片肉唇的粉红嫩屄里正流出一股股白绸绸的淫汁,并沾湿了美佐子下体大半的阴毛;而在美佐子嫩屄的上方,几乎无毛的肛门像是朵害羞的花朵正紧紧的闭合着。这幅景像实在是淫猥不堪,在女人看来也许会感到噁心难受,但在男人看来是那幺的淫丽、那幺样的令人性奋,相信天下间没有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情景而不马上举枪就上的。

  健治看着母亲美佐子被他征服而达至高潮的模样不禁得意了起来,一股征服几乎是不可能得到手的女人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想起三个多月前,要对自己美艳的母亲做这样淫虐猥亵的行为简直就是不可能,而现在他不但能一嚐母亲美佐子那足以令众多男人销魂欲死的骚屄的美妙滋味,更能毫无顾忌地用尽他想得到的荒唐点子来淫虐母亲。

  想到这里,健治不禁更是得意,于是他趴向美佐子的背部,抱着美佐子,亲吻着他最爱的母亲早已湿透了的背部,温柔的用他的舌头舔拭着母亲背部所流下的香汗,一方面又用手抚摸修饰着母亲因刚才激烈的交媾而显得有些散乱的整头红髮,虽然美佐子的髮型有些零乱,但在健治看来,洩了身高潮后的母亲更显得娇艳迷人。

  他亲吻着美佐子的脸颊,问道:「舒服吗?妈妈?我把你干得美不美?爽不爽?」美佐子此时仍在处在高潮的余韵中,因此只能对儿子健治的询问以「嗯」的方式及不停的点头来回答。

  「嘿……想当初妈妈你还抵死不从,无论如何就是不让我干你,现在终于知道我这根大鸡鸡的厉害了吧?妈妈,你现在是绝对不能没有我的大鸡鸡的……」就在这时,健治的另一手落在美佐子屁股沟上,先是温柔的捏弄着美佐子那形状美好且硕大的两片臀肉,然后就用着两根手指毫不留情的就插进了自己亲生母亲的后庭花(肛门)内。

  「啊……痛……痛呀!健治……你……你饶了妈妈吧!……」处在高潮余韵的美佐子经不起尚未润滑的手指进自己的肛门内,自然是痛得呼叫起来。

  即使这两个月来儿子健治每天都以不同的手段残暴地玩弄着她的后庭花,但无论怎样,美佐子还是没法忍受这样异常的变态行为。健治却不管美佐子痛苦的呼叫,仍是残忍的抽动着插在母亲肛门内的两根手指。

  「我爱你,妈妈,但并不表示你可以要求我什幺。你曾是那幺严辞的拒绝我的求爱,不过没关係,我也想通了,既然你不要当我的爱人,那我只好让你成为我的性奴隶,我喜欢弄你的肛门就弄,爱玩你身上的哪个地方就玩,奴隶对主人的命令是不该抗拒的。知道吗?美佐子!」健治又用另一手重重地拍打着美佐子的臀部。

  「啊……好痛……不敢了……主……主人。美佐子知道错了,请主人饶了我吧……」「嘿……很好,现在快把晚餐给我弄好,听到没有?!」「知道了……主人……」健治以主人的姿态命令着母亲美佐子之后,然后就抽出插在美佐子肛门的两根手指,走向一楼的客厅,独留美佐子赤裸着胴体在厨房内。

  美佐子坐在厨房的地板磁砖上,忍受着肛门传来的微微刺痛感,不由得抱头暗自哭泣了起来。

  为什幺?为什幺她这个母亲会当得这样的可悲?不但渐渐的接受了与儿子健治的乱伦交媾,更得无时不刻的承受着健治那可怕的性虐待。

  「当时若是接受了健治的求爱,就好了……」美佐子不禁这样想着。

  如果早接受儿子的求爱,虽然会发生不伦的关係,但总比现在当健治的性奴隶要好得多。她更伤心的是,每次儿子健治用残忍的法子淫虐她时,内心纵是一千个不愿意,可是最终还是被儿子弄至高潮,像是刚才健治说要射精在她的子宫内让她怀孕,虽然最后健治还是没有射精在她的子宫内,但那时的美佐子的确产生了更强烈的性快感,甚至对健治没有射精至她的体内感到有些遗憾及不满足。

  (难道我真的是变态又淫乱的女人吗?为什幺每当健治这样子的对我,我总是会感到……感到……不,不是的……我只是顺从着那个孩子,害怕那孩子会用更变态的方法来虐待我,我绝不是变态无耻的女人……)美佐子无奈的起身,抹去挂在哭红眼眶的泪珠,随即就忙着将晚餐端上桌。

  在吃晚餐时,美佐子仍像往常一般被儿子健治命令不準穿上任何衣物,此时的美佐子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衣物,有的也只是穿在脚上的白色高跟鞋,这是健治特别準她穿的,而健治也当然是一丝不挂。

  吃晚饭时,美佐子坐在儿子健治的对面正準备用餐时:「美佐子……你过来坐在我身上。妈妈,我要你餵我吃……就像小时候那样……」美佐子羞赧地走到健治的身旁,毕竟现在她已身上毫无一物的展现胴体在儿子面前,一走至健治的身旁,就看见他那根才刚射精不久的肉棒竟又硬挺挺的勃起,美佐子不禁倒抽了口凉气,心想:『这孩子的恢复力还真快,刚才才射了那幺多,现在又是这幺的硬挺……』看着看着,美佐子那股天生的淫慾再度被眼前亲生儿子粗长的肉棒所挑起,她胯下的嫩屄又是一阵骚痒甜美感,嫩屄已缓缓地潮湿了起来。

  健治见母亲美佐子神情恍惚,眼带春情,就知道他的母亲又动了情慾:「妈妈……硬吗?我的鸡鸡看起来很硬长吧?每次看到妈妈你,我都会这样,从以前就是这样的……」「刚才我在厨房里弄痛你了吗?对不起……」健治在言语间隐隐透露着他有多幺爱母亲美佐子。健治吻了吻美佐子的脸颊,又用手抚了抚她的臀肉:「对不起……每次我都会控制不住自己……但是,美佐子……妈妈……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很爱你呀……没有你……我的人生就没有意思了……我……我害怕我会失去你呀……美佐子……」跟着健治将搂在怀中的美佐子抱得更紧,并且往他怀中的美艳母亲深情的一吻,健治那真诚的怜惜脸孔加上极有技巧的接吻,致使美佐子一阵感动,又吻得她是心神蕩漾、春情燃生,她媚眼如丝地享受着与亲生儿子的激情接吻中。

  健治总是如此,每当对美佐子残暴淫虐完后,又会马上温柔的对待美佐子并倾诉着对她的深情爱意,这使得原先只是因某些因素不得不接受健治乱伦淫虐行为的美佐子也开始不禁迷惑了起来。她不知为何她的亲生儿子会这幺残虐的对待她,但由健治那所感受到的深深爱意及强烈感动,已使美佐子不由自主且不自觉得爱上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更加可以容忍儿子健治对她所做的一切淫辱虐待,但令人不解的是,他却又可以忍心以残忍的手法玩弄着他所深爱的亲生母亲,不,是他所深爱的女人。

  接着健治一把将美佐子拉下坐在他的大腿上,就这样美佐子被儿子赤裸裸的抱在怀中。健治要母亲美佐子餵他吃饭,当美佐子横坐在他的大腿上时,他那根依然粗长的大肉棒,自然紧贴着美佐子的屁股沟与幼嫩的肉屄相互磨蹭着。

  「啊……」美佐子不由得羞叫一声。

  「怎幺啦?快点餵你儿子我吃呀!」「喔……」美佐子拿起饭碗,用着筷子夹了菜餚开始餵儿子健治吃。

  「嗯……好吃。妈妈,你做的菜真好吃,不过……」忽然健治用手托住美佐子一边的丰乳,然后就用嘴含住母亲的粉嫩乳头,并且吃弄了起来。

  美佐子天生肉体就很敏感,加上这两个月来健治对她的淫虐调教,已经使得她的肉体变得一经触踫就能使她获得极大的快感。

  「哦……健治,好……好棒……」「嘿……饭菜再好吃,也还不及美佐子你的身体好吃。妈妈,儿子吃弄你的奶奶,舒不舒服呀?」就这样,美佐子一顿饭下来,免不了又让儿子健治在她身上上下其手,一会玩弄着她上半身的两颗肉球,一会又用着粗长的肉棒磨蹭着她的嫩屄及上方的阴核,有时整根肉棒就要插进美佐子的肉屄内,健治却残忍的挑逗着母亲美佐子,使得美佐子想餵健治吃饭也不是,想要追求着肉棒插入自己嫩屄的快乐舒爽也不是。

  当美佐子餵完健治晚餐时,美佐子也差点就让她胯下的那根大肉棒磨蹭得洩出身来,「哦……」美佐子开始放浪的呻吟起来。但吃完晚餐的健治,丝毫不考虑已被他挑逗得肉慾难受的母亲,他放开美佐子,一个人径自走向浴室。

  「啊……健治……不要走……拜託你……拜託你……给妈妈……」健治听见母亲的话语就知道她已忍受不住肉慾的煎熬,他走近美佐子,一把就抓住美佐子那头艳丽的微捲红髮,说道:「想要吗?美佐子,嘿……想要我给你什幺就说出来呀!」「啊……这……我……妈妈说不出口呀……求求你,健治……给妈妈……给妈妈你的……」亲口说出要自己亲生儿子来干她的话,对于一个母亲的确是非常难以说出口,即使她的全身已被熊熊慾火所燃烧着。

  「嘿……你不说清楚,我怎幺知道要给你什幺呀?」健治摆明装傻,他明知美佐子要什幺,可就是不肯给美佐子一个性交痛快。这当然也是他要调教自己母亲成为真正性奴隶的一个手段,他要自己的母亲即使面对着他也要能主动向他求欢,要他的母亲成为一个不怕羞的淫蕩女人,不,是一只发情的母兽。

  美佐子当然也毫不知情的一步步走向她自己亲生儿子所设下的调教陷阱,因为要一个已经彻底燃烧情慾的成熟女人压抑肉体的淫慾的确很难。此时的美佐子胯下的淫汁早已沾满了她自己的大腿根,那股肉屄内的强烈骚痒感,让她急欲需索着男儿根,她需要一根既粗又硬的男人肉棒来满足她,而儿子健治的那根大肉棒又硬挺挺的在她眼前,种种的诱惑下,逼迫得她终于在自己儿子的面前再次说出违反道德伦理的淫蕩话语。

  「哦……啊……不管了……健治……妈妈……不,美佐子求求主人,快干美佐子吧……用你那根大鸡鸡将妈妈的屄插烂吧!美佐子要主人的大鸡鸡呀……」这时的美佐子已经完全没有母亲的尊严,她爬向儿子,抱着儿子的大腿如此哀求着。

  「嘿……想要我的大鸡鸡?可以。妈妈,我先到浴室等你,至于要怎幺做,也不用我多说了,我先到浴室去了……」「啊……健治……」一听到儿子健治要到浴室等她,本来充满淫慾神情的美佐子突然变得有些害怕,好像在浴室内有什幺可怕的事正等待着她,可是早已受着肉慾控制的美佐子再也无法考虑下去了,于是浴室内一场母子肉慾的相姦戏码已然再度将要上演